楼疏Luso

立志投身核事业,喜欢散文和纯音乐的本科生

缘来身是客,对月徒叹息。

辗转了四年的这座求学的城市啊,这份陌生感倒是渐渐熟悉了起来。

——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时区,不必强求与别人一致——

谷雨过后第二天,在校园里致知楼下,看到了一树盛开的桃花。此时的南方想必已是绿肥红瘦,在暮春的暖软熏风里,打着瞌睡迎接盛夏。哈尔滨的春天,却掩在嫩绿的苞芽后面,姗姗来迟。

 窝工很好看的!

所谓次元壁只是一厢情愿的托词。繁芜庞杂的琐碎生活,迷茫难料的前程,麻木无聊的神经与机械重复的日常——终于求得一处精神的绿洲,开始自娱自乐,开始无风起舞。反倒觉得自在,眼开花明,眼闭花寂。

暑假学ps的练手banner(都是别人的图搬来拼凑),翻出来,正巧最近在学第五季片尾曲,纪念一下~

上学期的杂物阁楼翻出来的陈年纸片儿

再访姑苏

发布了长文章:再访姑苏

点击查看

游记与论文的区别在于文末没有“reference”